摯愛中年--中老年同志社區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2315|回復: 4

岳父,愛上你是誰的痛 [複製鏈接]

Rank: 4

發表於 2012-9-12 08:21:24 |顯示全部樓層


轉自:認了吧





我剛結婚時岳父只是一個四十三歲的中年人,1.70的身高,微瘦但很結實,常留性感的八字鬍,一開口便露出兩排雪白整齊的牙齒,岳父不大愛說話,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初見岳父我便喜歡上他了。

岳父住在離我家三公里外的一個村子裏,相隔不遠,因心中有戀父情結作怪,我常往岳父家跑,對岳父特別親熱,岳父很快接受了我,很滿意我這個女婿,兩家來往密切,親如一家。

但真正讓我瘋一樣迷上岳父的是婚後一年多,當時適逢94年特大洪水,各家都忙著掄收被水浸的稻穀,妻子當時剛坐月子,不能下水,眼看著一畝多的水稻就要被水淹過了,危急當頭岳父來幫忙。

到田邊時田裏的水己經浸一米高了,岳父二話不說便脫丟外衣褲只穿一件橙色睛倫內褲下水,我第一次近距離地看到岳父的身體,岳父正值壯年,長年勞作肌肉很結實,要命的是岳父的胸膛上長有一大堆性感的胸毛亂糟糟地連到臍下

陽剛十足的岳父強烈地震憾看我,泡在水裏的dd早已發作,害得我跟本不敢把割好的水稻搬到岸邊,還好有岳父代勞,每次岳父從水是出來,濕了水後的睛倫內褲便緊緊地貼在岳父身上,根本不能摭醜,粉紅的dd頭清晰可見,我貪婪地欣賞岳父的裸體,根本無心工作。

而幹得正歡的岳父根本沒注意到我的表情,心無邪念的他根本沒想到女婿正用眼光強姦他、、、
割完後,岳父拿著他的外套到旁邊的草叢中背對著我小便,強有力的小便聲及便後抖動dd的動作刺激著我,單純的岳父根本不知道我的內心變化,很自然地脫去濕透了的內褲換上外套,兩片雪白結實的屁股強烈地吸引了我。

心無雜念的岳父哪里知道自已無意間的裸露切底改變了我們的翁婿關係,引出一大堆風流韻事,製造了一段曠世奇情,這是後話  

自從看到岳父的裸體後,我瘋狂地迷戀上岳父,和老婆作愛要閉上眼睛想像她的老父才能達到高潮,生活上更是處處想方設法討岳父的好,我的努力很快得到回報,岳父待我如親生子,在他身上我得到了久違的父愛,但我並不滿束,岳父對我越好我越對他想入非非,但我也無法跨越和岳父間的這座大山。

機會終於在婚後四年來臨,四年後妻子為我生下第二個孩子,當時我已經離開村子到鎮上租房做點小生意,我父親因意外巳過世,母親留在村裏帶大哥的小孩和照顧末成家的弟妹,而岳父家勞力充足,我便提議讓岳父來幫我們帶小孩,妻子卻覺得岳母更會帶小孩想讓岳母來,我說舍也不肯。
讓一個大男人帶小孩,你自己去問吧!我問不出口,妻子氣呼呼地說。

我只好親自找岳父商良,岳父很爽脆地答應了,就這樣岳父在街上和我們共同生活,農忙時再回去幾天。
能和岳父朝夕相處共同生活,我生活充實了很多,免去了很多相思之苦,整天樂呼呼的,我也漸漸滿束於這種天倫之樂,現實的生活使我控制住對岳父的那種欲望,我們很和偕地相處了半年。

我們鄉下是三天一個集日,我和妻子不但在自己的鎮上擺攤,其他兩天還要到其他鄰近的圩鎮上擺攤,這樣三天中妻子有一天晚上不回來,而我留一天去進貨,晚上都能回家,這樣每三天我便可和岳父單獨相處一個晚上。
孤男寡男相處,我那不安份情欲又急劇澎漲,終於在一個妻子不在家的晚上爆發.

那是97年一個夏日的晚上,妻子又不在家,我租住的是別人簡便的老房子,只有一房一廳和廚房,房和廳只是用簡單木板分開
岳父來後我在客廳裏隨便搭個床讓他睡,那晚飯後,我和岳父照顧好兩個孩子睡下後,我便在客廳裏收拾那些剛進回來的貨,而岳父則到廚房洗澡,一切好象和平時沒有兩樣

但岳父洗澡出來後一切都變了樣,原來平時妻子在家時岳父洗完澡總是穿整齊再出來,從不在我們面前裸露他性感的胸毛,但那晚岳父不知是認為馬上上床而圖方面還是覺得兩個大男人無所謂

岳父競然只穿三年前撈水稻時的那件橙色內褲從廚房走出來,三年了內褲早已千瘡百孔,襠間隨著岳父的腳步而劇烈地搖擺著一根粗大的東西,岳父的性感使我馬上起化學反應,血液直往上沖,眼看著岳父就要走到床邊了,為了能更好地欣賞岳父的身體,我靈機一動馬上對欲上床的岳父說:爸,你也過來幫我收拾一下這些貨物吧!

岳父只好過來幫我收拾貨物了,而我儘量找最佳的角度來探索岳父襠內那一團黑呼呼的東西,為了拖長時間我東一句西一句地和岳父亂聊,為了更好地接近主題我故作神秘地對岳父說:爸,有些事我不好意思問別人,可我又不知道,我想問你嗎?
沒關糸的,都是自己人有事你就直說吧!岳父回答說。

這幾個月我那粗心的妻子老是記不清自己的月份,有一次搞後第二天便來紅了,有一次剛搞下來收拾時便發現來了,這是不是傳說中的撞紅,我故作害怕地問岳父。

[當時剛巧我妻子因趕集肌一攴飽一攴腸胃有點問題]。
岳父笑了笑說:這種事當然不好意思問別人了,其實亞芳這段時間不正常我也好想問你們了,

撞紅當然不行.他給我舉例鄰近那些因撞紅而染病的事例,末了他說:其實你們年輕也不要搞太多了對身體不好, 那一個月搞多少次適合,我打蛇隨棍上步步逼近關健問題、、、









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若無緣,近在咫尺人隔遠;如有緣,遠隔千里心相連。

Rank: 4

發表於 2012-9-12 08:23:52 |顯示全部樓層

那一晚我和岳父聊了很多性問題,包括他搞過多少女人,現在一個月還做多少次,專找那些與他性事有關的事來聊,沒想到岳父很配合,我們就象一對老友一樣聊得津津有味,岳父的隨和增加了我的色膽,可惜還沒聊到能出手的時機貨物便清理完成。
我只好眼巴巴地看著岳父上床休息。

我洗完澡出來後,岳父早已睡著了,正處於興奮狀態的我心有不甘,又慢慢地拿開紋帳,此時的岳父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襠間隆起一團大東西棱角分明,一隻調皮的蛋蛋從旁邊走出來,端詳著岳父性感的身體我熱血沸騰

日思夜想的岳父就這樣裸露著身子靜靜地躺在我的眼前,此時的我思想鬥爭異常激烈,魔鬼與天使就在一念之間,一方面一伸手便隨手可得,另一方面一伸手便身敗名裂,我經受著欲火的考驗,最終理性戰勝了的欲火,我關了燈悄悄地退回自己的床上,但今晚我再也睡不著,閉上眼睛岳父就出現在我眼前。

半夜,岳父醒來後起來小便,我再也忍不住了,走到岳父床前對他說:爸,我睡不著想和你聊一下好嗎?
我關了燈卻又不知從何說起,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只好對岳父說:還是別聊了,說出來太醜了。

但我越不說岳父越覺得好奇,催我快點說,我只好把心一橫對他說:爸,不知為什麼從小我就對那些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婦不感興趣,她們來勾引我我都不會拿正眼瞧一下,但卻對老人的dd 感興致,很想拿來玩,自從認識你後我便發瘋般迷上你,剛才你睡著時我真想拿來玩一次,但你是我岳父,我不敢下手。

一說出來壓制了多年的我輕鬆了很多,黑暗中我看不出岳父的表情,我以為岳父會大吃一驚很難堪,但出乎我的意外岳父只平靜地說:怪不得你待我這麼好,原來是這樣,其實男人與男人摸一下無所謂的,你千萬不要動那些大姑娘和小媳婦的主意,那樣你會闖大禍的,讓她的老公打一頓就划不來,搞不好還陪上性命,你不愛女人那是好事呀!

這樣對家庭就沒有損害了。沒想到我與岳父間的那座大山競然這樣容易翻越,豎在我們中間銅牆鐵壁般的屏障現在尤如一張簿紙,一點便破,我真後悔幾年長長怎麼不早點打破它,白白浪費幾年光陰,費盡了多少想思之苦,我真不敢相信這麼容易就能得到岳父,為慎重起見我對他說:爸,那我拿來玩一下吧!

  岳父嗯地一聲答應了,我迫不及待地把手伸進日思夜想的東西,岳父的東西出奇的粗,末到五十歲的他功能很好,片刻就一摯沖天,內褲以成多佘,為了考驗岳父的誠心我讓他脫去底褲,岳父順從地自已脫下內褲嘴裏嘟嚀著說:硬了沒有女人在這裏消火,兩個大男人怎麼辦?
我說用手把他搞出來就行了,但岳父是非同根本達不到興奮點,搞了半天並沒有泄意,我急了,不得張開嘴、、、、、、

剛一分鐘岳父便猛地推開我的頭,嘴裏說這樣來太快了,果然一股東西一泄而出、、、、、、
事後我還想繼續和岳父溫存,但射後的岳父與剛才判若兩人,一言不發,催我早點回去照顧小孩以防感冒難帶,我只好幸幸地回到自己的床上

第二天,我總感覺到岳父神情怪怪的,他總是儘量避開我的目光,有時無意間碰到了他的臉便刷地馬上紅,我知道他在為昨夜的事而不好意思。
為了消除與岳父間的尷尬,我故作平靜,與平時一樣照樣有說有笑,就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果然我的平靜很快感染了岳父,他也漸漸自然下來,在妻子在家的兩天裏我們就象平時一樣生活,好象我們間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但第三天晚上妻子不回來時我便撕掉假面具,迫不及待地上了岳父的床,也許是對這事有新鮮感還是我的口上功夫好,岳父也很投入地與我共度雲雨,但事後岳父總是把我趕走,從不讓我與他共眠。

就這樣我們背著妻子,背著世人亂倫。
我越來越離不開岳父的身子,我利用了每一次和岳父單獨相處的時光,妻子關門洗澡、或帶小孩到鄰居家著電視、或趕集先回來、、
哪怕就三、五分鐘,我都會迫不及待地抱住岳父拉下褲鏈摸到裏面玩弄那根對我來說百玩不厭的東西。

有時甚至和岳父一起睡的兒子半夜醒來哭喊時,我都會出來哄兒子睡為目的鑽入岳父床上,當著只有一板之隔的妻子的面邊哄兒子睡邊摸弄岳父的老DD。

岳父每次都一言不發,默默地接受我的要求,既不反對,也不主動,他從不玩我的DD,甚至連看都不看一眼,每次每當我情欲高漲難熬時,只能扒在他身上挺起堅硬的東西在岳父的大腿間、肚皮上亂撞做假動作,緊貼在岳父多毛的胸膛上摩擦,那種癢癢的感覺讓我很快達到高潮,常在岳父肚皮上泄出**。
中年同志情感驛站

  就這樣和岳父過了兩個月後,在一個妻子不在家的晚上,受不了我亂折騰的岳父終於打開後門,讓我長驅而入他的體內,每當我問岳父痛不痛時,他總是一言不發,躺在下面默默地忍受,但我明顯感覺出岳父並不反感我做這事。
我就這樣瘋狂地在岳父身上發洩獸欲,尋求快感,得意忘形,而忽略了岳父的感受。

我全部心思都挖在岳父身上,對妻子早己冷談,以前為了勾引岳父性起而與妻同房時經常把床板搞得吱吱響的我,現在一、兩個月都不響一次。
漸漸地心地善良岳父感覺出我們的關糸並不象原來想像中男人與男人之間摸一下無所謂那麼簡單了,他領略到同性戀的瘋狂。我的年輕與無知讓我付出慘重的代價.

我就這樣在妻子的眼皮底下與岳父幸福地相處了兩年多,我周旋在他們父女間,沒有露出半點破綻。
岳父默默地接受了我的行為,性格內向本來話就不多的岳父漸漸地更不愛說話了,每天只是帶好兩個外孫和家務便上床休息。









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若無緣,近在咫尺人隔遠;如有緣,遠隔千里心相連。

Rank: 4

發表於 2012-9-12 08:25:42 |顯示全部樓層


冷漠的臉上帶著憂傷,笑容難得一見,和我作愛只是在即將射時才拼命扭動屁股發洩原始衝動,其餘的都是面無表情地閉上眼睛疆屍般地任由我發洩。

被幸福沖昏了頭的我根本沒注意岳父的變化,有時從他身上下來後我會不知天高地厚地和他開一些下流的玩笑,增加刺激,記得有一次我對他說:爸,假如我把你的肚子搞大,生下的小孩不知叫內弟還是子
對於我的放肆岳父只是紅著臉不說話,男人憂鬱也是一種美,憂傷城府幽深的岳父另我更加癡迷。

當時因需要住夜的那個圩鎮生意不大好,妻子退掉了那個攤位以後便每晚都回家住,這樣與岳父單獨相處的機會少了很多,我更珍惜每一次和岳父相處的機會了,根本沒有心思與他勾通和交流。

岳父話不多卻很愛我,記得當時生活並不大好,家電煤氣爐這些東西一件都沒有,岳父每次回村中回來總給我擔來幾十斤大米或木柴、竹筍、花生等土特產,從不空手回來,岳父不會坐自行車,當時也沒有什麼交通工具

從村中到街上十幾公里的路程,擔著幾十斤東西全靠岳父那雙結實的大腿翻山越嶺擔出來,不用任何語言,沉甸甸的大米透出了沉甸甸的父愛,每想起這些,我都會感動得淚流滿面。
我做夢都沒想到那麼愛我、疼我、老實善良、對我百依百順的岳父有一天會離我而去。

導火索發生在2000年,記得那天我進貨回來,岳父一個人在廚房煮晚飯,兩個孩子到鄰居家玩,我看了一下表還不到六點,平時擺攤的妻子總是六點半後再回來,我看機會來了,便關上前後門,從後面抱住正在煮晚飯的岳父向他求歡,但岳父推說妻子準備回來了而不大情願,我哪里肯依最終岳父坳不過我,不大樂意地跟我回到床上,時間有限我倆迅速脫丟衣服、、、、、、、
我正扒在岳父身上幹得正歡的時候,外面傳來趕集回來的妻子拍門聲、、、、、、、、
妻子叫吃飯了

妻子競然提前回來,我倆大驚失色,岳父迅速拿起衣服往後門沖,而我也迅速打掃戰場、、、、
還好妻子忘了帶鎖匙,當我為妻子打開門時,妻子直抱怨太久不來開門,我推說在後面菜地淋菜聽不到。

岳父從後門帶著孩子回來時我發現他臉色發青,明顯的滿臉驚慌,畢競他沒有我那麼鎮定自如,而妻子做夢也不會往那方面想。

事情雖然化險為夷,但經過這次驚嚇後,本來還對我半推半就的岳父明顯地躲開了我,不再留給我任何機會,妻子不在家時,他就跑到鄰居或外面去玩,等妻子回來再回來,或乾脆打開大門坐在門口上,我以為受了驚嚇的岳父過幾天便沒事,但這次他卻玩真的了。

碰壁幾次後,我不得不在一個妻子到鄰居家看電視的晚上找岳父談話、勾通,試塗攙回敗局。
我很多情地對岳父說:爸,我愛你勝過愛妻子一百倍,今生今世我已經離不開你了,為了你我可以拋開一切,包括家庭與生命。

只有和你在一起生活才有意義,沒有你的愛我不知怎樣度過下半生,你的愛讓我對生話充滿信心和希望,沒有你的愛生活對我毫無意義,你知道嗎?

自從擁有你後,我扒在妻子身上時一點**都沒有,兩三個月都不會來一次,但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每一根頭髮都吸引得我神魂顛倒,看到你我就會熱血沸騰,**四起,我根本不能主宰我自己、、、、、、、

事後我知道我的表白很蠢,可當時我只想著怎樣對岳父敘訴我對他的愛,以為我的真情能引起岳父的共鳴,但我錯了,錯得很曆害,我第一次得到了一生中最大的失敗。
因為我忽略了岳父是一個父親,忽略了父親天生的舐犢之情,忽略了父愛的偉大,我為我的年輕無知用了足足十年時間的代價才彌補得我的過錯.

從這以後,岳父處處提防我的入侵,洗澡把門死死關往,睡覺穿上外褲。
不管我怎樣厚著臉皮死死哀求,軟硬兼施.岳父總是死死地堅守陣地,我又愛又恨又無計可施。

我們就這樣僵持了一個月後岳父競與我不辭而別[跟他女兒說了],走時什麼行旅也沒帶,我見行旅全在,我以為岳父只是回去氣氣我幾天後還會回來,但三個月過去了,岳父還沒有回來,我徹底失望了。

回想三年來與他相處的點點滴滴,結果競然如此淒涼,我悲痛欲絕,心情壞到了極點,就如大病一場。

三個月後的一天,岳父擔著幾十斤大米出來了,但他並不到家裏,只是把米放在我們的攤位上,幾個月不見才五十歲的岳父蒼老了許多,頭髮與鬍子競長出白髮來,額上的皺紋更深了,皮膚黑了很多,但精神卻很好,和我們說話時不斷露出他那迷人的笑容,岳父的笑讓我心口隱隱作痛,當我試圖堍留他繼續出來帶小孩時,他搖了搖頭推說在家裏帶小孫子走不開.

這以後岳父經常出街來,但每次都很巧妙上避開不與我單獨相處,對發生過的事從不提起。

而岳父每次走時我總是讓妻子照看攤位一下,默默地跟在他後面欣賞他背影,直到他回去為此。
我們就這樣平淡地過了半年,好象一切又恢復剛結婚時的樣子,岳父對我不冷不熱,每次見到岳父時,回想以前所有的恩愛,我的心口總是隱隱作痛,我強烈地懷戀以前快樂的日子。

終於在一次岳父出來我緊跟在後面的時候,我加快腳步追上岳父哀求他跟我再續前緣,但岳父死活不肯,理也不理我走他的路,我不甘心,在他放下行旅買東西時,我把他的行旅拿在手強迫他跟我回出租房,行旅在我手岳父不得不跟我回租住的房子

回到家後,我關上門,孩子上了幼稚園,家中只有我們兩人,我以為強迫岳父回來他一定會大發雷霆或拼命反抗,但出乎我的意外,當我抱住岳父欲解開他的衣服時,岳父只是輕微地掙扎了一下後競自動地脫下衣服。

也許是他覺得到了這份上始終免不了而舉手投降,也許是他只想快點完事早點脫身回去,或許是這樣安靜的環境沒有往時偷情的恐慌而讓岳父心情平靜。







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若無緣,近在咫尺人隔遠;如有緣,遠隔千里心相連。

Rank: 4

發表於 2012-9-12 08:27:48 |顯示全部樓層


岳父就這樣用手摭住眼睛裸著全身躺在床上,八個月了,岳父蒼老了很多,唯一不變的是跨下那根東西依然是粉白,給人一種乾乾淨淨的感覺,要不是看到臉上的滿臉鬍子和額上深刻的皺紋,誰也不會想到這根白裏透紅尤如十八歲處子的東西競長在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身上。

就在我貪婪地玩弄這根東西欲把它搞出來時,岳父卻翻過身來,這動作我再熟悉不過了,這是我們間的肢體語言,岳父在示意我搞他後面、、、、、、、、

我扒在他身上有節奏地抽動,但不知為什麼卻一直沒有泄意,一直一言不發的岳父終於發話了:怎麼這麼久?快點呀!  搞痛你了嗎?

難受我就下來。我關心地問岳父。
岳父搖了搖頭說:扒在我身上這麼久,這麼重,誰受得了。
於是我換了個從前面的姿勢,為了怕岳父不耐煩我提高了速度以求快點結束,就在我將要到達高潮時,我發覺一直靜靜地躺在下面的岳父突然呼吸急速,擺動屁股,長滿鬍子的嘴唇緊緊咬住我的嘴唇,我和他肚皮間壓著的那根硬硬的東西競噴射出一股暖呼呼的東西。

我萬萬沒有想到平時心靜如水、臉冷如冰的岳父競會爆發出這樣的**,就在我怔怔地回味剛才瞬間的幸福時,岳父己乾淨俐落地起來清洗穿衣,開門離去,一切就象做夢。
臨出門時岳父給還愣在床上的我送出一個羞澀的微笑。
我怔怔地躺在床上一時競回不過神來。肚皮上還殘留著岳父的**,我競捨不得洗掉。

事後,回味著岳父那羞澀的微笑,我整天美滋滋的,感覺到天空一片晴朗,幸福正一步步地又向我走來。
這時從村中到街上交通基本方便,每天都有三輪摩托車通行,這時的岳父家養有很多豬,按照慣例岳父每個星期都會出街買豬飼料回去喂豬,我每天屈指精算岳父再出來的日子,然而一個星期過去了、、、、、

三個月過去了岳父一直不露面,我又從幸福的期待中回到冰點,悲觀失望又陪伴著我,拿著岳父留存在這裏的衣物,我睹物思人,百感交集,當時我真不明白,明明不討厭我的岳父卻一而再再而三地逃避我的愛,年輕的我根本摸不透岳父的心。

岳父不出來,帶著對岳父強烈的思念我經常回去找他[此時的我己經買有摩托車,很方便]。但卻極少見到岳父,詢問娘家人,他們說岳父近段時間很怪,有事無事總愛到寶叔家玩,寶叔我認識,是一個經常和岳父一起放牛的五十多歲的老光棍,岳父經常去找老光棍,身為同性的我自然知道原因,岳父的紅杏出牆使我悲痛欲絕,又氣又急,發言再也不理這無情無義的人了。

農曆三月三是我們這裏的民族節日,有到親朋家過節的習慣,往年我總是帶著全家,提著禮物回岳父家熱熱鬧鬧地過節,那年帶有對岳父的怨恨我不計畫回岳父家過節,只讓妻兒回去,而我到一個很好的朋友家過節

在朋友家吃過中午飯後,我心情壞到極點,回想往年在岳父家熱鬧過節的情景,我怨恨交加,我太愛岳父,我知道我鬥不起這個氣,帶著對岳父強烈的思念,在晚飯前我神差鬼出地回到岳父家,岳父正在廚房煮菜,看到我岳父冷冷地把頭轉向一邊,岳父的冷漠大大地刺痛我的心,而更讓我心痛的是岳父為了避開我競拿看化肥出去給農田施肥。

晚飯時我們左等右等也不見他回來,只好先吃了。
席間我很想強裝歡笑,恢復往時開朗的性格來矇騙岳母及小舅子們,但卻怎麼也裝不出來,一頓飯就這樣一言不發,低下頭艱難地把飯往下嚥。

將要吃完時岳父回來了,一見到岳父,我所有的傷心、委屈直往上冒,眼淚不爭氣地流了出來,我艱難地咽下最後一口飯,低著頭對正在吃飯的妻子說了聲我先走了,你們明天再坐三輪摩托車去吧!

不待妻子回答便起動摩托車,起動時我回顧了一下這傷心之地,滿臉淚水剛好被岳父逮個正著。

從岳父家回來後,傷心欲絕的我病倒了,在家養病的日子裏我冷靜地整理被愛沖昏了的腦子,回顧幾年來與岳父走過的點點滴滴,我漸漸地感覺出岳父並不是不愛我,而是妻子給他帶來了太大的壓力,女兒帶來的壓力讓他一次次地逃避了女婿的愛,特別是最後一次因控制不住原始的衝動而在我面前暴發出本能的**,讓他慚愧難當,老臉無處放,不得不擺出一付更冷的面吼來維護他那可憐的自尊心。

體諒到岳父的苦衷後,我不再怨恨岳父了,為了減輕岳父的壓力,我把對岳父的愛鎖入心底,把愛放在家庭上。
從岳父家過節回來後沒多久,不知我那次臨別時的眼淚感化了岳父還是其他原因,岳父出街來時又在我們面前露面。
這時的我們為了方便照顧孩子,租了帶輔面的房子,前面經營,住在後面及樓上。

經過那麼多的痛苦,再見到岳父時,再給我十個膽我也不敢再對他有非分之想了,在岳父面前我都會做出和妻子很恩愛的樣子,有時無意中和岳父單獨相處,我會一本正經地走開,避免與他單獨相處的尷尬。

這點還真湊效,漸漸地岳父又和我們來往密切,我和岳父間似和又回到以前和偕相處的時光,但這樣平靜的時光半年後又被打破。

那是一個街日的早上,妻子回村不在家,我剛起床,門外傳來敲門聲,我開門一看原來是岳父帶著孫子來,他開朗地問我:剛起床呀!

我點點頭並告訴他妻子回村不在,要時往時他會放下行旅馬上出去,不會和我單獨相處的。
但這次岳父並沒有退後,而是直接走到廳前的沙發看電視,並沒有出去的意思。

我問他吃過早攴沒有,他搖了搖頭,於是我叫九歲的兒子帶著他的表弟出去吃早攴並給外公和我帶兩份回來,兒子出去後,七歲的女兒在房間睡得正香,客廳裏就剩下我倆,空氣似和瞬間凝固,為了打破僵局,我對岳父笑了笑,沒想到岳父也給我回了一個更燦爛的微笑,在這特定的環境裏,岳父的笑讓我似和看到了希望

於是我用手指了指樓上,示意他跟我上樓,沒想到岳父競跟我上樓,我們進入樓上的衛生間,兩人輕車熟路,不用什麼語言,不過這次我多了個心眼先對岳父說:爸,我愛你,做夢都想跟你在一起,但假如這次我玩你後你象以前那樣過後不理我的話,我寧願不玩,我寧願象現在一樣和睦相處,我太怕失去你了。  

說那麼多幹嗎?只要你不整天迷著我就行了,岳父回答說。得到岳父的許可,我倆瘋狂地在衛生間作起愛來、、、、、、
直到樓下傳來孩子們回來的聲音,我們才依依不捨地從樓上下來。
沒有妻子在身邊,這一天岳父破例地陪我一起吃午飯才回去

  真希望故事寫到這裏結束,給大家留一個好的結局,可惜我與岳父間的恩怨遠未結束。
寫到這裏大家從岳父去找老光棍、作愛時暴出的**、避開女兒半推半就地和我荀且偷合中看出,正直善良的岳父已被我從非同成功轉型為同志,接下來的故事裏,岳父因受不了情欲的折磨而不斷地和我淫蕩地偷情。

情欲過後又受不了良心、道德上的遣責而深深陷入痛苦中不能自拔。
我給岳父帶來了不可挽回的痛苦。
各位抱歉,為了給岳父最後留點做人的尊嚴,我無法往下續寫,故事到這裏告一段落。







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若無緣,近在咫尺人隔遠;如有緣,遠隔千里心相連。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2-9-13 19:18:37 |顯示全部樓層
沙发~
真的很不错,谢谢你的分享,难得难得~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摯愛中年

GMT+8, 2014-4-18 05:55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