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愛老 發表於 2009-3-30 16:24:02

父子高High ( 父子亂倫=不喜者, 請勿進入)

父子高High         作者:  Manboy 1        ==轉貼==

曹晨毅,一個剛剛考上大學的大學生,今年十八歲。

雖然他是一個上海本地的學生,但是家庭條件之不好,也足以將他列入學校的貧困生名單裏。曹晨毅早在上小學時就失去了母親,他父母在早年離婚的原因是: 因爲他的父親被母親發現是個同性戀,而後來父親因爲單位的效益不好下了崗,就靠當快遞公司的臨時雇員來維持兩個人的生活。

曹晨毅雖然生在這種家庭,卻一點兒也不影響他長成為一個陽光男孩。十八歲的他身高有一米七八,體重六十公斤,身材勻稱,皮膚有著南方人少有的雪白和細膩,好一個江南美少年!

曹晨毅的家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市市中心附近,地理位置很好,但房子的面積很小,大概只有十五平米,屋子裏有一張雙人床,一張寫字臺,還有冰箱和電視機,這就已經把這間屋子擠得滿滿的了,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擺放東西了。

從小以來,曹晨毅就和父親睡在一張雙人床上,隨著他年齡的增長,他出落的越來越漂亮了,這也使得他那有同性戀傾向的父親, 對他有了許多的非分之想,有時,曹晨毅在早上醒來時, 發現昨晚還穿在身上的內衣褲都被脫掉了,自己赤身裸體,父親也是一絲不掛,床單上還多了一攤精液的痕跡……

因爲晚上和父親同床,曹晨毅在家裏靠打手槍發泄的機會幾乎沒有,正處在青春期的他, 只能在學校的廁所裏關上門來幹,但是學校的衛生間很少啊,他平時的機會也不多,可能很長時間都無處發泄……

上高中一年級時的有一天晚上,曹晨毅覺得有人在撫摸自己的身體,他睡眼朦朧,所以一開始沒有出聲,只是慢慢地把眼睛睜開了一條縫,只見他父親正色迷迷地看著他,一隻手在他赤裸裸的身體上游走,另一隻手正在套弄自己的陰莖……嘴裏還發出輕微的喘息聲……已經一個多星期沒自慰過的曹晨毅見到如此情景,父親那高高挺立的陰莖,還有父親對自己乳頭和胸部熟練的挑逗,曹晨毅的小弟弟也禁不住而一柱擎天了……

他的父親見曹晨毅也來了性趣,微笑著,迫不及待地扒掉了他身上唯有的一條內褲,將兒子緊繃著的小弟弟釋放了出來,然後便用嘴含住了它,用力吮吸起來,曹晨毅感到自己的下體被父親含在嘴裏,舒服極了,而且還在不斷漲大,比自己手淫時挺立的要雄壯多了,而父親的雙手此時也沒有閑著,在曹晨毅那勻稱的大腿上來回撫摸,還試著想觸到曹晨毅的後庭。

曹晨毅此時享受著父親的服務,爽得開始輕聲呻吟起來,不由地“啊……啊……”叫個不停……而雙手則在自己又硬又翹的乳頭上來回撫弄著。“啊……爸,我快射了……啊……”曹晨毅低聲叫著,而他父親此時加快了吮吸的速度,曹晨毅被吸得更爽了,一再拱起自己的身體,將那魔鬼般的身材顯露無疑……隨著曹晨毅全身的癱軟,一股處男的精液射進了他父親的喉嚨,曹晨毅的父親一邊品嘗著自己兒子的精華,一邊說道:“好小子,還夠快的,現在輪到爸爸爽爽了……啊……”說著,將已癱軟的曹晨毅扶起,跪在床上,自己則站了起來。

“兒子,來,把嘴張開,學我剛才那樣,替我吸吧……”
“啊,那好嗎?”
“怎麼會不好呢?剛才你爽吧?”
“啊……”曹晨毅羞紅了臉,還不想承認。
“怎麼?還不好意思了?剛才你叫得多浪啊……哈”他父親微笑著。

接著,不由分說,他父親便將自己那堅挺的陰莖插進了兒子的嘴中……來回抽送著…… “嗯……嗯…………”曹晨毅隨著節奏哼著……
“好小子,再使點兒勁……啊……”
“嗯…………”
“啊……啊……嗯……我快出來了……啊……啊…………”
說著,一股熱流射進了曹晨毅的喉嚨,嗆得他吐了出來。

“啊……別吐,好兒子,啊……那可是好東西……”
“我不習慣……”
“以後你會習慣的,我以後再教你更過癮的……”
“不過,爸,今晚我很舒服……”
“怎麼樣?等著,以後爸讓你每晚都舒服……嗯? '
“別,爸……我是男孩兒……”
“爸就喜歡你。”
曹晨毅被這個好男色的父親緊緊摟在懷裏,睡去了……

第二天,曹晨毅的父親上班時滿腦子都在想像躺在床上曹晨毅的裸體,他被幹時滿頭大汗的樣子和他那幸福的呻吟……

星期五這天,父親早早地下了班,從家裏找出了當年用過的一種春藥,粉狀的,準備今晚下在曹晨毅的湯裏……

晚上,毫無戒備的曹晨毅喝下了那碗湯,吃過飯,洗澡是每個周末的例行活動,曹晨毅像往常那樣弄了一大盆熱水,放在屋子一角上,角上有塊塑膠簾子,可以遮擋一下,這也是這間屋子最靠裏的一角,平時他們都在這裏洗澡。

曹晨毅先脫光衣服,那誘人的身體赤裸在的燈下更是動人,他父親雖然坐在電視機前,眼睛卻始終沒離開兒子的身體……

剛吃了春藥的曹晨毅在洗澡前還沒有什麼反應,但是一遇上熱水,再加上春藥的藥效,他開始覺得天旋地轉,全身像是裹了一層蜜一般,千萬隻螞蟻在身上攀爬,自己的小弟弟也不自覺地硬了起來…… !.

父親見兒子在簾子後面沒有洗澡,而是扶著牆站著,自知時機已到,便走到兒子身邊,拉開簾子,只見曹晨毅背對著自己, 全身赤裸、臉色緋紅,手正撫弄自己的陽具……好騷的樣子……

“怎麼?別光顧著自己樂啊,咱們一塊兒多有意思啊……”父親微笑著說。
“不……我不舒服……”
“不舒服?哈哈,我看你是想被人肏, 想得難受了吧……”
“不……”
“沒事兒,一會兒爸就滿足你……肏死你……”

說著,他父親一手摟住他的腰,另一隻手抱起他的雙腿,將曹晨毅抱到了早就鋪好的床上……躺在床上,呈現在父親眼前的是完美無暇的少年軀體。曹晨毅的神智恍惚,但他的小弟弟卻是精神抖擻,正雄糾糾、氣昂昂地對著他那色咪咪父親。此時曹晨毅的下體感到萬分不安,想忍著卻又難以忍受,便不自然地扭動身軀。他父親看在眼裏真是鮮嫩欲滴,美味多汁。

父親自己也轉身脫光衣服,在他脫衣服的時候,曹晨毅因爲沒有受到撫慰,藥效的力量使他再度不安地扭曲下體,希望能藉此摩擦,減低這種難以負荷的性欲。

別急,才剛開始呢。父親看到自己的兒子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便色咪咪地爬上床,跪在曹晨毅的身後……

[ 本帖最後由 老者愛老 於 2009-3-30 16:25 編輯 ]

老者愛老 發表於 2009-3-30 16:24:44

他雙手擡起曹晨毅的兩條美腿,壓向了曹晨毅的身體,將他折了過去,曹晨毅全身癱軟,順著慣性則用手臂摟住了自己的大腿,將自己的後庭完全暴露給了跪在後面的老爸……曹晨毅的父親一開始便用舌頭輕輕舔起了他那尚未開墾的菊花洞,那靈巧的舌頭在他的股縫間來回遊動,還輕輕地伸進曹晨毅的屁眼……曹晨毅在後庭被父親侵入時,身體一次又一次地緊張起來,體溫也不斷升高,想要得到高潮的慾望也越來越強烈,小弟弟挺得更硬更直了……

“兒子,我想要你……”曹晨毅的父親一邊舔一邊說,他將一個食指沾滿口水,輕輕在後庭周圍畫圈圈,然後再緩緩插進菊花洞裏……
“啊……痛……啊……”
“沒事,一會兒就好了,再來……”。便再加了中指進去,慢慢地來回轉動兩指,曹晨毅開始發出嗯啊的聲音。

“不舒服嗎?”
“嗯。”曹晨毅有點苦澀地回答。
“不要緊,待會兒你會很舒服的。”

曹晨毅的父親再加進無名指,曹晨毅頓時起了反應,臀部偏斜,他父親感到三指被屁眼緊緊夾住。

“啊……我…………啊……”
曹晨毅只覺得自己的屁眼兒被人撕裂了一樣,火辣辣的……
他的父親用兩個手指來回做著抽插的動作,曹晨毅對此慢慢地由不習慣變成了習慣,由疼痛不舒服變成了享受……

父親見兒子的屁眼已經漸漸變得嫩軟,知道該是快樂的時候了。他擡高兒子緊俏結實的美臀,再抹了一大口唾液,然後將自己的陰莖對準兒子的菊花洞,先是在洞口磨一陣子,讓曹晨毅習慣這種感覺,然後腰身一挺,噗滋一聲,陰莖順著穴壁直抵穴心。

哎啊!曹晨毅痛得掙扎想要起身,父親緊緊抱住他,堅強的雙臂讓曹晨毅無法做任何的抵抗。曹晨毅用力摳抓著父親背部,下體被父親抵得牢牢的,動彈不得。父親善解人意地親吻兒子,將舌頭伸進曹晨毅的齒關,曹晨毅熱烈地吻著父親,想藉此不去在意底下的疼痛。這是許久不曾有過的緊實感,父親已經很久沒有讓自己的陽物“衝鋒陷陣”了。而現在,陰莖深入這個幽深菊花洞,被又熱又緊的洞壁包圍著,真是天大的享受。

曹晨毅發現父親雖然不抽動,但是後庭卻傳來了一陣陣脹大的感覺。原來,父親雖不直接抽動,卻用另一種方式代替。他用小便時射出餘滴的那種方式,在曹晨毅體內運用著。這樣一來,曹晨毅不會感到劇烈的疼痛,父親也能夠獲得一點快感。等到曹晨毅漸漸適應這種感覺之後,父親想可以更進一步了。

我要抽出來囉。父親說著,他知道這樣說會讓曹晨毅的緊張的戒心降低。果然,曹晨毅雙手後撐,讓父親可以順利抽出大弟弟。

父親緩緩抽出大弟弟,就在將要全部抽出、只剩大弟弟的頭還在裏面時,父親突然奮力一挺,大弟噗滋一聲再度直抵穴心,而且這次快狠准!所以更加深入,大弟弟幾乎全部沒入。

啊!曹晨毅完全沒有料到父親會來這麼一招,劇烈的疼痛像是要扯開屁眼般,讓他差點暈死過去。

父親見到曹晨毅已呈現虛脫狀態,便雙手持住曹晨毅的腰,開始一前一後地抽送。啊!啊!啊!隨著父親的每一次深入,曹晨毅只有認命地呼應著喘息。下體的疼痛就像遏止不了的癌細胞一直蔓延到全身,根本無法抵抗。曹晨毅毫無掙扎地任由父親頂弄。

父親剛開始很緩慢地送入與抽出,然後漸漸加快,在一定時間後又漸漸放慢速度。這樣時快時慢,搞得曹晨毅嗯啊不已,大約幾分鐘後,父親開始九淺一深,這時候曹晨毅由原本痛苦的哀號變成甜美的淫叫。

“啊……啊……啊……”

確確實實,曹晨毅發現由下體傳來酥麻的快感,不是那種藥物所造成的無力感,而是一種前所未有,像是在坐雲霄飛車的感覺,先前的不適與不安,在父親大弟弟盡職地抽插下統統被穴內幸福的充實感給取代。

曹晨毅拼命擺動著臀部迎合父親的九淺一深,他知道這種快樂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所以他儘量做出動作讓父親知道他現在很舒服、很快樂,要父親千萬不能停下來。父親到此已完全征服了曹晨毅。

此刻眼前的曹晨毅,精神渙散,臉上充滿淫穢的表情,不顧一切地嗯啊浪叫,並且配合著抽插的動作,根本已不是原先記憶中的那種清純形像。父親微笑著,一邊擺動一邊握住曹晨毅的小弟弟。在父親此刻的進出下,菊花洞深處似乎有條神經線連到小弟弟的敏感處,讓小弟弟進一步地擡頭挺胸。接著父親又突然握住小弟弟,輕輕上下撫弄著,這時候小弟弟又已是蓄勢待發的紅臉姿態,躍躍欲試了。父親抽送了幾分鐘後,見曹晨毅快要把持不住,便停了下來,抽出陰莖。

“啊!不!”曹晨毅以幽怨的呻吟哀求著父親不要停。 “呵,我只是換個姿勢嘛。瞧你!小騷貨……”父親做膩了正面相對的姿勢,將曹晨毅轉過身去跪著,墊高曹晨毅的臀部,像狗交配般地重新開始抽插。

這時父親改採猛烈的撞擊,兩個肉體相互碰撞發出啪啪響,曹晨毅雙手拉扯自己的短髮,忘情地淫泣著。十幾下後父親猛然抽出,又將曹晨毅反轉,將曹晨毅的兩腿架在肩膀,讓曹晨毅的後庭可以更緊密地與自己的大弟弟相結合,而且這種從上往下送入的方式可以插得更深、更有力。

父親這時伸直兩腿,雙手撐在床的上方,如同俯地挺身般來回抽送。曹晨毅受到父親這種姿勢的壓迫,背脊傳來異樣的錐麻快感,這種感覺一直順延到後庭,再傳到弟弟,導致全身各重點部位完全癱瘓無力,小弟弟忍不住濫出大量的前列腺液。

抽送了二十幾下,父親忽然停住,正當曹晨毅疑惑父親爲何停住時,父親快速地抽出大弟,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插到底。

“啊!……”曹晨毅被父親以這種屢屢突如其來的劇烈抽送給弄得激亂不已,而且這次父親繼續不斷地大抽大送,一點也沒有停止的跡像。從菊花心所傳來的快感混合著菊花壁被磨擦的爽,讓曹晨毅全身乏力且酥軟不已,因此任由父親恣意地姦淫著自己。父親抽插的速度就像汽車時速從零加速到一百般越來越快,曹晨毅縱情地放聲大叫,小弟也變得越來越紫紅。

在連續不停地抽插近百下之後,父親的大弟弟已經感到滿足,於是父親在最後一回合的抽送時,屏氣凝神將蓄積在大弟弟倉庫已久的精液擠壓到發射端。

“啊!……啊!……快!”曹晨毅緊握住自己的小弟,他快要忍不住了。 “啊!……啊!……啊!”父親的大弟弟儲存已久的巨大能量彙成一股源源不斷的黃石噴泉,統統傾注在曹晨毅體內。

“啊啊……啊!…………”幾乎是同時地,曹晨毅的小弟弟也在半空中畫出一道絢麗的長虹。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父子高High ( 父子亂倫=不喜者, 請勿進入)